陈阡北

阡北,读政史地爱数学。 我爱你。
有空一定填坑。爱你们。
灵魂游戏清零都是我写的不要怀疑了。

【巍澜】吻暗涌

*赵处眼瞎  一点点的幽闭恐惧症,大概就是突然被自己的眼瞎吓到了(.......) 

*是一个心理活动很多的有些小确丧的澜了。 哦对了,赵处哭了,是不是ooc你们说了算。

*奇奇怪怪,自己看吧orz 

*想法来自原著第60章“他说话的时候,身上如火的颜色慢慢变浅,从飞快流动的鲜红变成了某种异常温暖的淡红——就像破晓之后,第一眼看见太阳的颜色。”    

      赵云澜窝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天花板。他大声而又刻意地叹了口气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沈巍听。沈巍此时一定会不动声色地伸长脖子...

2018-08-06

朋友,明年见呀!
“他想在真实的世界中迎接那个虚幻的形象,他的灵魂不断看到的那个形象。他不知道到哪里去追寻那个形象,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追求。可是有预感引导他前行,告诉他,不必刻意去做,这个形象自会与他相逢。”
对,自有佳人相逢。这要感谢乔伊斯先生呀,让我在年末的这段时间里算是平和。写完这些以后重新看了看,才发现我这一年的所有感觉大多都是文学给的,确幸确幸,却又难笑出来。翻看了去年的年终总结才发现,我这个自诩诗人的陋疾原来由来已久。似乎从去年在雨里听到广播里的以梦为马后,就再也改不掉了。你看,去年我以吟游诗人为名,而如今,却已是落魄成以流浪为定语的家伙了,虽说这是一个令人心甘情愿的受难。幸好幸...

2017-12-31

唉,真难说我该有多喜欢你。

2017-11-18

11.07

雨季会降临赤地

2017-11-07

灵魂游戏   第十三章



外链走评论


没有什么内容,只是被屏



等莫鸦(.)
2017-08-09

明天就要开学了。
只是想暗戳戳地问下朋友们,
还有人想看清零或者灵魂游戏的吗。有在等的请务必告诉我。

另,那篇魔王近期会撤掉,为了同改原吧,抱歉了。

另,开学弧长年终学考。
2017-08-09

#铁00# Just For a Holiday 第七章

#铁00#    Just For a Holiday             第七章


#七章而终,是个不错的数字。承蒙关照。


#我假设他们相爱


  托尼·斯塔克不明白东方的定义。因为那只是窗户的朝向。


  今天的东方依旧炽热。他侧向门窗的那一侧肩膀被阳光摩擦得火热,另一边却抓不住身侧冷掉的床铺上支离的余温。


  “你这是要...

2017-08-03
成绩太差,闭关锁事。

我要考厦大,就是这个样子。
2017-07-15

#铁00#                Just For a Holiday             第六章

#我假设他们能够相爱

##01  02  03  04 05

  浴室里的水声一直没停。像是西风偕卷而来而的雨,连绵而又湿...

2017-06-07

#EC# 永磁体 第七章

#EC#  永磁体    第七章


#逆转青年万×狼三老年查

##01  02  03  04  05  06


发动机焦躁的轰鸣声被脑电波生生截断。以X为姓的男人,脑内最矛盾的思绪冲击着车中每一个人的鼓膜。车轮被繁芜桎梏。无措啊。变种赋予他们的强大的生理机能在这颗被国安局通缉的大脑前,仿若大西洋深处一支无处靠岸的木舟,只能待漩涡将人吞噬进深流的更深处。

夹克。口袋。针。被压抑的声带不止的战栗像是岩石表面的裂纹,...

2017-06-06
1 / 8

© 陈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