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阡北

行了行了,不是诗人

愿无辜负

2018-11-18

灵魂游戏 第十四章

好久不见

(本来写好了结果手机上复制粘贴的操作不熟练全给自己删掉了....我含泪重来记不住自己写什么了quq)


  卷发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白金色的贵宾卡递给了身边的侍者,示意他将柜台深处那件与自己此时身着的同款式的深蓝西木以及配有狐面领夹是骷髅图案的领带打点。同时婉拒了身边跟随的萨维尔街的顶级裁缝们的贴身服务。

  这太少见,拥有白金贵宾卡的主顾去挑选衣橱中的成衣。

  狐面的领夹在男人的手心中被捂热,冷银的光面上泛起了氤氲,湿痕顺着狐狸面孔的嘴角划下,哭哭笑笑,似是而非。

  男人伸手将自己的纽扣松开,准备褪下身上的样衣。短款的西木很配他。暗色的修得他腰...

2018-11-04

【巍澜】吻暗涌

*赵处眼瞎  一点点的幽闭恐惧症,大概就是突然被自己的眼瞎吓到了(.......) 

*是一个心理活动很多的有些小确丧的澜了。 哦对了,赵处哭了,是不是ooc你们说了算。

*奇奇怪怪,自己看吧orz 

*想法来自原著第60章“他说话的时候,身上如火的颜色慢慢变浅,从飞快流动的鲜红变成了某种异常温暖的淡红——就像破晓之后,第一眼看见太阳的颜色。”    

      赵云澜窝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天花板。他大声而又刻意地叹了口气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沈巍听。沈巍此时一定会不动声色地伸长脖子...

2018-08-06

朋友,明年见呀!
“他想在真实的世界中迎接那个虚幻的形象,他的灵魂不断看到的那个形象。他不知道到哪里去追寻那个形象,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追求。可是有预感引导他前行,告诉他,不必刻意去做,这个形象自会与他相逢。”
对,自有佳人相逢。这要感谢乔伊斯先生呀,让我在年末的这段时间里算是平和。写完这些以后重新看了看,才发现我这一年的所有感觉大多都是文学给的,确幸确幸,却又难笑出来。翻看了去年的年终总结才发现,我这个自诩诗人的陋疾原来由来已久。似乎从去年在雨里听到广播里的以梦为马后,就再也改不掉了。你看,去年我以吟游诗人为名,而如今,却已是落魄成以流浪为定语的家伙了,虽说这是一个令人心甘情愿的受难。幸好幸...

2017-12-31

唉,真难说我该有多喜欢你。

2017-11-18

11.07

雨季会降临赤地

2017-11-07

灵魂游戏   第十三章



外链走评论


没有什么内容,只是被屏



等莫鸦(.)
2017-08-09

明天就要开学了。
只是想暗戳戳地问下朋友们,
还有人想看清零或者灵魂游戏的吗。有在等的请务必告诉我。

另,那篇魔王近期会撤掉,为了同改原吧,抱歉了。

另,开学弧长年终学考。
2017-08-09

#铁00# Just For a Holiday 第七章

#铁00#    Just For a Holiday             第七章


#七章而终,是个不错的数字。承蒙关照。


#我假设他们相爱


  托尼·斯塔克不明白东方的定义。因为那只是窗户的朝向。


  今天的东方依旧炽热。他侧向门窗的那一侧肩膀被阳光摩擦得火热,另一边却抓不住身侧冷掉的床铺上支离的余温。


  “你这是要...

2017-08-03
成绩太差,闭关锁事。

我要考厦大,就是这个样子。
2017-07-15
1 / 8

© 陈阡北 | Powered by LOFTER